目前分類:【訪談】True。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看了<彩虹閃耀 ─ 唯美的L'Arc~en~Ciel>一文之後,和友人討論到拉團與視覺系的問題。
因為是個新飯不是很了解這件事,所以跑去查了日本wiki
以下是靠翻譯機及友人協力翻出來的簡略翻譯。

 

L'Arc〜en〜Cielと「ヴィジュアル系」
L'Arc~en~Ciel與視覺系

轉載請註明譯者&出處:
⊕翻譯 by 歌月  ⊕協力 by Clover 
⊕綻 蕊 http://yuei222.pixnet.net/blog

 

1999年4月19日、NHKの音楽番組「ポップジャム」の5月1日放送分の収録にメンバーが参加した。その日の収録では、L'Arc〜en〜Cielは2曲演奏する予定であったが、当日は1曲演奏終了時点でメンバーが演奏を中止、そのままステージを去るといった事態が起こったことが翌日報じられた。

在99年4月19日錄製、5月1日播放的NHK音樂節目「POP JAM」中,本來預定演奏兩首曲子的L'Arc,在錄影當天只演奏了一首就結束離開,隔天隨即引起媒體矚目。


事の発端は、当時番組MCを務めていたお笑いコンビ・爆笑問題の太田光が、メンバーに対し「ヴィジュアル系」と発言した事からである。そのトーク後の演奏で、tetsuは『HEAVEN'S DRIVE』で本来行うはずのコーラスパートを無視し、1曲のみ演奏した後ベースをぞんざいに扱うなど不機嫌な様子でステージから捌けていったとされた。この事件は一部のファンの間で「ポップジャム事件」と呼ばれている。但し、tetsu自身は今回の出来事を2004年に出版されたtetsuのインタビュー本「哲学。」の中で「楽器をぞんざいに扱い、キレてそのまま帰ったというのは間違い」と否定しており、「実際はNHKとL'Arc〜en〜CielのメンバーおよびL'Arc〜en〜Ciel側のスタッフが話し合った結果、このまま収録を続行することができないという結論に達したため、スタッフ等に挨拶をし次の仕事へ向かった」といった内容を語っている(なお、この年のNHK紅白歌合戦には出演、事件以降にも「ポップジャム」「MUSIC JAPAN」へ多数出演している)。

事件的起因,疑似係因為當時的節目主持人太田光在對成員們訪問時以「視覺系」稱呼。在這之後,發生了tetsu在演奏<HEAVEN'S DRIVE>時並未進行原本來有的合聲(譯註:不知為貝斯還是合音)、以及演奏一首後就粗魯的拿下貝斯很不高興的離開舞台等事件。Fans們稱之為「POP JAM事件」。但tetsu在04年出版的訪談書《哲學。》中提到,「說我那時粗魯的對待樂器、然後就這樣(生氣的)走回去(休息室)都是錯誤的」、「實際上是因為當時NHK和L'Arc成員們及L'Arc方的staff討論後,得到無法再繼續收錄的結論,所以和staff打過招呼後就繼續進行下一個行程了」,如此否認了這些傳言。(再者,L'Arc在這幾年也有參加NHK的紅白歌合戰,事件發生後也經常上「POP JAM」及「MUSIC JAPAN」等NHK的節目表演)



tetsuは「『ヴィジュアル系』というのは差別用語」「楽曲をきちんと聴いてもらっていない証拠」と、自分たちを『ヴィジュアル系』というくくりに包括されることを頑なに否定しており、2000年にtetsu・hydeの2人がテレビ朝日系の報道番組「ニュースステーション」内の一コーナー「チャンスの前髪」に出演した際(2000年7月7日放送)においても同様の発言を行った(ちなみにこのVTR出演時にはhydeも「自分としては嫌だけど、世間がそう言うからには『しょうがない』みたいな諦めがあった」と発言した)。ただ、初期のL'Arc〜en〜Cielにおいて、tetsuを始めメンバーの容姿はヴィジュアル系の様を呈していたため、このtetsuによる行動や「差別用語」発言に対する批判は多い。

tetsu曾說「『視覺系』是種歧視用語」、「這是沒有好好聽曲子的證據」,強烈否定綑綁於自身的視覺系形象,在2000年tetsu和hyde兩人參加朝日電視台的報導節目「NEWS STATION」特輯「機會的瀏海」時,也作了同樣的發言(hyde當時在VTR裡也說「我自己也不喜歡被這樣稱呼,但是當大家都這樣說的時候,也只能想『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的死心了」)。但是,在初期的L'Arc中,tetsu的確也以視覺系的造型進行演出,這樣的行動與其後來「歧視用語」的發言引來許多批判。


ちなみに、1994年12月23日にken・hydeがゲスト出演したKBCラジオの番組「いきなりBOM!」内で、「ヴィジュアル先行で見られるのは嫌ですか」と聞かれ、それに対しkenは「そうでもない、先行というか同じ歩調で行けば別に…。"この人、音楽は良いけど顔ダサい"って言われるよりは良い」と答え、hydeは「(hyde自身が好きだったデュラン・デュランの様に)ルックスも好きだし、でも音楽も大好きだし、そういう受け止められ方をして貰うと一番嬉しい」と答えた。

順帶一提,在94年時ken和hyde一起上KBC的廣播節目「いきなりBOM!」當來賓,聽到「討厭被稱呼為『視覺系』嗎?」的問題時,ken回答「也不是這樣說,不過比起外表比較出眾的話,還是比較希望聽到人家說外表跟音樂一樣好……(這句有點困擾)。總比被說『這個人的音樂很好聽但是外表不怎麼樣』要來得好吧」,hyde則說「(和hyde本身喜歡的Duran Duran一樣)很喜歡外表、但也非常喜愛(我們的)音樂,能獲得這樣的評語的話是最讓人高興的。」

 

--

沒想到難關是在最後一段b 那個問題和ken醬的回答不確定意思@@

出道的時候大概是te醬和ken醬的造型比較像視覺系吧?
hyde那種女裝造型我不知道算不算b sa哥其實還頗普通的?

te醬到底是受到什麼刺激會突然發飆@"@
或許是聽到有人說「這種視覺系團就不用聽了」之類的話也不一定b
不過說這麼重的話的確不太好呢陛下……


仍然要感謝Clover和友人協力<(_ _)>
若有漏誤請務必告知,感謝。

歌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http://www.larc-en-ciel.com/jp/larc-main.html
右邊會跑出來一個LOVE STORY的影片視窗,不過頗累格,我只能先關靜音讓它慢慢跑一次,重來就會比較順了。不過第二話好像沒辦法重來OTZ
以下劇情有XD



女主角Miyuki(23歲,OL)本來有個很愛拉團也說很愛她的男友,不過因為當街被目睹和別的女孩親暱出遊,所以演唱會裡多了一個孤單身影……

(回憶模式略)

巨蛋裡的熱情隨著音樂的暫時休止獲得了喘息空間。
就在大家興奮討論的餘熱中等待燈光重新亮起的同時,Miyuki望著左手邊空無一人的坐位,獨自沉浸在悲傷回憶裡。


突然,拿在手心的、曾說深愛自己的男友所送的L'7海馬吊飾滑落手心……

正當Miyuki回過神來要彎腰去撿的時候,坐在另一旁的fans伸手更快了一步--原來是位身穿白色西裝的中年大叔(不是ken)

大叔很親切地把吊飾還給Miyuki,看她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便開口說道:「我不知道妳發生了什麼事,不過這樣(一直掉眼淚)的話,就沒辦法看演唱會囉。」
說完大叔便主動伸出手,自我介紹了起來:「我是石田,妳呢?」

Miyuki說了名字之後,遲疑了一下才和大叔握了手。
大叔邊握著手邊笑著說,「Miyuki啊,真是個好名字呢~」

Miyuki聽了微微一怔。很久很久以前,似乎也曾有人這麼說過……


於是時間暫時凝結在兩人相望的眼神中。


(第一話完)


第二話一開始也是和之前差不多的女主角回憶模式(中場休息時?→因為第一句話說「L'Arc今天也太棒了」),只不過這次男友拿的是L'7小毛巾(有夠貴的這條OTZ)很親暱地繞在她脖子上。

(回憶模式略)

人在會場裡的Miyuki邊想著從前邊拿起小毛巾擦了擦,彷彿這樣就能將時光倒流似的……

「唷!又見面了!」冷不防身旁傳來一個爽朗的聲音,Miyuki轉過頭,手裡拿著L'7隨行杯的大叔正對她笑著。

(記得是……石田先生吧?)Miyuki心想。

「巴黎的live也非常棒唷!」


(進巴黎場影片)


「咦?您有去巴黎啊?」

「當然啦,L'Arc是文化呢!」(這邊意思不太懂)說完大叔臉色一暗,看著右手邊空位的笑容轉為苦澀:「不過說要一起來看凱旋公演的她……也分手了呢。」

Miyuki心頭一緊,緩緩看向左手邊空空的位子:「其實,我也是呢……」

這回換大叔愣了一下,隨即露出某種意味深長的笑容:「這麼說來,說不定是命運喔?」

說時遲那時快(何),突然傳來一陣手機鈴聲,一時尚未從大叔熱烈眼神中反應過來的Miyuki連忙接起手機;原來是男友傳來的簡訊:「對不起,以後不會再花心了,我們復合吧。」

「現在還敢這樣講!」看著白色螢幕上傳來的寥寥數行,Miyuki忿忿地收起手機。

「怎麼了嗎?」石田大叔發覺Miyuki臉色不太對勁,忍不住開口問道。

「……那個人……說要跟我復合……」

「這樣好嗎?」大叔微微冷笑,「這麼容易就原諒這種人?」

Miyuki的眼神似乎又更黯淡了些。

「L'Arc的<DRINK IT DOWN>歌詞裡不是有這麼一段嗎:『 鏡子破裂一地/未曾謀面的你甦醒過來/ 悄悄的展開了行動』……對吧?」

Miyuki睜大了眼,看著石田大叔的眼睛似乎看見了什麼似的逐漸轉為不可置信……


時間再度凝結於兩人的對望之中。


(6/3日將於東京巨蛋播出完結篇,且live結束後將有重大發表!)


(第二話完)



有沒有大叔在live會場把隔壁美眉的八卦!XDDD
週邊商品不斷出現也一舉擊中我的笑點啊啊啊XDDDDDD


哀,先寫點歡樂的東西。
至於那讓人想哭的主場優勢和令人緊張的重大發表再說吧。


歌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轉自kome/-+-with hyde-+-



MUSICA編輯長鹿野san的日記更新了,提到歸國的巨蛋live演出跟海外演出可能會有所不同,分析L'Arc在海外(主要在講法國)受歡迎的原因,以及L'7之後的活動。

+++++++++++++

非營利而為自由轉載可,所有權利屬原作者。
轉載請全文轉載並註明轉自kome/-+-with hyde-+-

出處:
[[FACT]] - Produced By Shikano Atsushi
http://www.fact-mag.com/
Diary 2008/05/17
http://www.fact-mag.com/diary/2008/05/17.html

■L'Arc在巴黎的勝利到底代表什麼?

(前略)

許多人似乎對新聞廣告感到不安。

雖然只是我的想法,L'Arc~en~Ciel在結束了東京與大阪的巨蛋巡迴之後,隨著L'Arc~en~Ciel的活動步調放慢,與其相互平行,團員也 將進入各自自由活動吧。試著觀察HYDE與K.A.Z結成的「VAMPS」的動作,我想就可以做出大略的猜想了。因此在2011年之前必然是不會有 LIVE的。

另外新聞廣告也提到的,L'Arc~en~Ciel將會在夏天發行「NEXUS 4 / SHINE」雙A單曲。已經在錄音室聽過未錄製完成的音樂,我想一定能在2011年的LIVE上大放異彩吧,是首如同在最POP的地點讓旋律與節奏 KISS的歌曲。這首經歷了專輯「KISS」中閃閃發亮的POPNESS,以及數場巡迴中的大膽與攻擊性演出的單曲,顯示出樂團並沒有完全踩下煞車,而是 繼續急速衝刺。

這次他們在巴黎的live上我體會到很多感覺。同時,感到「到底這個狀況是否能確實地傳達給大家呢?」的那份高難度也是事實。這是因為,在巴黎 L’Arc~en~Ciel受到如此熱烈的歡迎,以及實際上的live也描繪出超越那份歡迎的熱狂的關係。雖說若不是我那個年代就無法確實地理解的引用, 但在巴黎的L’Arc~en~Ciel就像Bay City Rollers或是Queen、以及David Bowie或Duran Duran等等訪日時,那種狂熱騷動不曾停過。

為何他們能夠做到被當作「終於來到法國的巨星樂團」來歡迎呢?這除了因為法國是繼日本、美國之後的動漫大國以外,也來自於日本文化熱潮更加向下生根的緣 故。實際上問到喜歡上L’Arc~en~Ciel的契因時,提到卡通「GTO」或「鋼之鍊金術師」,或是對日本文化的流行與飲食有興趣的人也很多。

開演前hyde跟我說到,「我想並不只是因為我們而造成目前這種狀況。我認為是因為各式各樣的文化,以及之前造訪此地的許多樂團的原因,才能造就今天的狀 況。所以雖說真的是有比想像中(反應)還要更加熱烈,但也意外的能夠很平淡的去接受(這個反應)」,我想這應該是很率直的心情吧。

但也並不只是那樣。更重要的是,除了方才提到的hyde所講的話以外,「為何只有L’Arc~en~Ciel能夠吸引超過五千人以上的歐洲人在這一天來到 巴黎的live呢?」,以及「為何這其中的數百人,再開演前好幾天就來到會場前露宿街頭呢?」,還有「為何在開場前30分鐘,就一直聽到足以傳到休息室的 歡聲與拍手與踏地聲呢」。所有的理由都來自於由這四人組成的樂團的風格跟音樂。

之前有提到「巴黎的這個狀況很難傳達給日本」,這是因為L’Arc~en~Ciel是個足以代表日本市場的搖滾樂團的關係。如此規模的樂團一旦在海外進行 活動,一定會引起「大家真的都熱在其中嗎?」、「沒灌水嗎?」、「該不會都只有日本人吧?」等等的疑問。這次L’Arc~en~Ciel也無法避免遇上此 類問題。他們的活動與歌曲直接地反映出日本市場,也就是說不管是誰都會對號入座有「以日本為主」的想法。若是以洋樂要素而在海外成功的樂團的話就不會有這 樣的問題,然而像L’Arc~en~Ciel這樣的樂團,就自然會被貼上「以日本為主的音樂在海外不適用也是理所當然」的標籤。

然而,這次L’Arc~en~Ciel所引起的狂熱是非常具體而現的,並沒有光是製作「以日本為主的音樂」這種程度的藝人,就算有也不會成功,更重要的 是,音樂是種講求感覺與驚喜的東西。以純粹的心情看待日本搖滾,戴著紅色變色片(譯註應該是指對日本視覺系的印象),認為L’Arc~en~Ciel很酷 的巴黎歌迷也有很多,不管他們喜歡的原因為何,如今他們都以幾乎要把L’Arc~en~Ciel給聽破似地持續聆聽,想讓音樂與自己合而為一的心情是可以 理解的。

造成風潮,超越風潮,L’Arc~en~Ciel以自身的音樂作為盾牌朝巴黎進攻,其中也融合了許多的愛。我對2011年所追求的一項,就是「下次希望能看到他們的歐洲巡迴演出」。因為在2008年春天的時間點,就巴黎的狀況來說,歐洲巡迴的勝算是非常高的。

現在只剩下韓國與香港,以及期待已久的京阪「凱旋歸國live」。實際上不管是巴黎也好台灣也好,日本的凱旋歸國巡迴的演出等等也好,在hyde的心中都 有仔細的反覆修正。沒錯,海外跟日本的演出在舞台呈現上將會完全不同,更開門見山的說,演出將會「更加具攻擊性」。到最後為止都不讓歌迷掉以輕心的他們的 演出,將會繼續持續下去。

在進行了如此集大成的live,以及夏天的發行之後,他們就要迎接solo的季節了吧。接著在2011年,在迎接結成20週年的這一年,他們的live演 出將再次做出展新的創舉。目前對於該部份尚未有具體的內容,但如今可以確定的是,「巨蛋巡迴之後的L’Arc~en~Ciel將會迎接與這一年不同的,放 慢步調的季節」。

歌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 SHION0219 (SHION) 看板 LArc-en-Ciel
標題 [分享]音樂評論家平山雄一的LIVE飄流 - LARUKUASIA 的台灣LIVE
時間 Tue Apr 29 15:47:00 2008
───────────────────────────────────────


因為版上很多人想知道,目前又沒有人翻譯,那就由不才小的我翻一下,如果有日文達人+潛水魔人在版上,很抱歉,小的班門弄斧了 >"<

附上原網址

音樂評論家 平山雄一的LIVE飄流
http://blog.excite.co.jp/emmblog/8486119

以下是無斷中文翻譯,請慢慢觀賞,如果丟水果蔬菜,我會
很高興的拿回家打果汁 + 炒菜/煮湯


4月26號,飄流到台灣.在台北中山足球場觀賞了L`Arc~en~Ciel的“L’7~Trans ASIA viaPARIS~”的LIVE.

這種感動的感覺到底是什麼?! 明明在本國也曾目擊過數次LARUKU在LIVE展現出精湛表演的那一瞬間,但是這一次,我卻因為台灣觀眾們那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互動反應,而不斷地大呼感動.

這次LIVE的場地是一個頗有舊時風格的足球場.因為1F並無劃位的關係,聽說在LIVE開始的三周前,就有FANS在場外搭設帳蓬排隊了.這種熱情,充 滿著LIVE開演的足球場.約略男女各半,幾近2萬人的年輕搖滾樂迷們,只要舞台上的STAFF們一有動靜,就馬上歡聲雷動在這種情況達到頂峰的時 候,LIVE開始了.

雖然不能明說在這場LIVE中的曲目,但是我能說那是像橫綱力士般充實的曲目.無論是讓人豎耳傾聽的地方,讓人激動跳躍的地方或讓現場氣氛強力擴散出去的地方,都有著良好的平衡度,輕鬆無礙的達到了這個BAND的再進化.

(上段翻譯有部分修改,感謝kyona樣的指正 >"< 我沒注意到說 Q Q)


在LIVE的高潮,LARUKU依舊可恨地徹底保持著自己的步調,這之中,如果真要再去讚賞什麼的話,那無疑地就是觀眾們情感的爆發這件事了.也就是在此時,我心裡產生了想要應援客場的心情.

(敝人我花了15分鐘研究,還是搞不懂他想應援的是台灣場?台灣 FANS,還是LARUKU... 所以先這樣翻吧..)

台灣的FANS給予LARUKU在mc以及endding時,時機抓的恰到好處的鼓掌與歡呼,遠超過我的預料之外. 而LARUKU則以毫不吝嗇的獻上最好的演奏與表演來回應對他們如此熱情的這些FANS.無論是tetsu的華麗bass line演出或是ken的超級熱場的吉他演奏都能讓人見到進入到另一個新境界的尖銳技巧.另一方面,yukihirohyde則是各自朝向已見確知的完成 形前進,在歌聲及鼓聲的韻味味表現上,比以前更加深邃.這樣的四個人的集中力,傳達給初次體驗LARUKU LIVE的台灣FANS,轉變成了,連地面都要為之鳴動般的歡呼聲.

hyde的性感,yukihiro的認真嚴謹,大男孩般的ken和帥氣灑落的tetsu這樣不同的個人性格特質依序展現,也讓人覺的是一種樂趣.而團員們以與在日本本地開LIVE一般無異的應對方式以歌迷互動,更是讓觀眾們滿心歡喜.

然後,在這場LIVE裡我感觸最深刻的是,LARUKU是個道道地地的[亞洲ROCK BAND]的這件事.細緻的旋律、夢幻的編曲,響遍台北的夜空,令台北的觀眾歡喜的無法自抑.以水、火等為image的舞台燈光照明也好,及各式各樣的演 出也好, 都強烈的讓人感覺到鮮明的aisa風格.不只是表面,而是更加貼近aisa的源頭,好似裡面包含了什麼東西一樣.而它最終會在下個月即將在巴黎舉行的 LIVE怎樣的開花結果,又會得到怎樣的評價呢?

令人想要繼續關注這場與至今進出海外發展的日本搖滾樂團顯著地在水準層級與LIVE巡迴涵蓋區域上有所不同的TOUR的發展.

順帶一提的是,在FANS以各種不同形式 HIGH的過程中,最讓人覺得爽快的一個就是,在看台上發起的波浪舞,從最早的小小一個到最後變成了將整個看台一起帶動的超大型波浪舞這件事.LARUKU與台灣觀眾間所發生的這個化學反應,相當於台灣FANS對LARUKU的最高關注,讓在現場的我銘感五內.慶功宴是精緻時髦的台式晚餐,當地的STAFF也十分高興能直接地傳達給LARUKU團員們他們的慶賀之意.

在回國後的返家途中,我在東京的某車站前無意間遇見了GLAY的JIRO君,在提到剛看完的LARUKU的LIVE的事情時,JIRO君一副很有興趣的表 情聽著.除了這一場LIVE,我去年在台灣看過的MISIA的那場LIVE上興奮感動的餘韻,到現在也還殘留在我心底.心裡強烈的冀望著能看到更多更多的 日本的BAND或是藝人的進步.


--

意譯部份有 請多多包涵 >"<

→ SHION0219:轉載ok 請記得註明原作者/譯者/出處就可以啦 ^^ 04/29 17:51

歌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KISS雜誌訪談] CDdeta 071215 talk about future...
Interview by 高橋榮理子(hyde)、加藤祐介(ken)、武市尚子(tetsu)、兼田達矢(yukihiro) from CDdeta 071215
Translation by kome (-+-with hyde-+-)

翻譯盡量以語意正確,閱讀通順為主。
另外,為了閱讀方便自行加上了分段。
如有錯誤敬請指教。自由轉載OK不需詢問。


hyde


這次巡迴的特色擺在什麼都有(笑)。正因為歌曲擁有多種變化,而演唱會的色彩也會一點一滴的轉變,我想做出讓人能樂在其中的演出。讓就算是沒聽過歌的人,光用看的也能很開心

而就跟前次巡迴時,努力做到讓人訝異於「這是地方巡迴?」的演出內容一樣,這次也會有非常講究的部份。因為我想要做出超越前次演出的東西,所以會很豪華是可以肯定的。

然後除此之外,畢竟也想做出能讓實際前來的人能留下回憶的演出。當我們熱衷於自己的演出的同時,能看到大家露出開心的表情,我們也會很開心的。

07年睽違已久的漫長巡迴之後再次重新感受到的是,L’Arc~en~Ciel真的是個被大家愛著的樂團呢。因為不管去哪邊都有等待著我們的人。

但, 雖說那的確是很值得高興的事,但我想若不保持攻勢的話會很無趣,一直做一樣的事情也很無聊。所以,我想接下來也還會一直變化下去。在給人比較堅硬感覺的 「AWAKE」之後,我想一定沒人料想到會跑出「KISS」吧(笑)。某種意味上,這種不曉得下個動作會是什麼的部份,正是L’的個性所在。

正因如此,接下來到底會變成怎樣我也真的不知道。但不管怎麼改變,我希望都能一直是個受到喜愛的樂團。我是這樣認為的。


ken


雖然我不曉得該說是得實際站上舞台、還是說得實際演奏看看才知道心情是否會轉變,但大概就跟錄音一樣,或許就是要邊感受新的嘗試才能夠做得到的事情吧。但是,不管怎樣能夠愉快地演奏是想像得到的呢。

另外,之前巡迴中雖然有些fans是從未曾聽過,然後隨著漫長的巡迴慢慢地熟悉歌曲並樂在其中,但我想(他們)在聽了專輯之後欣賞的方式也會有所改變吧,我想跟fans們一起去期待那種實際在現場演奏,然後fans們聆聽著的那種環境。或許可以說是把在錄音室感受到的愉悅分享給大家吧。

15週年演唱會的時候,雖說是因為戴著舞台監控耳機,但一想到從耳機聽到的現場演奏,聽到了現場的歌聲。這讓我覺得,怎麼能這麼奢侈啊(笑)。

這次hyde在試唱、填詞的時候也稍微哼了一下歌喔。雖然是當下才第一次看或聽到歌詞,但歌曲的景色一下就砰!地展現在眼前的瞬間,真的很叫人玩味的呢。令人覺得怎能如此幸福。

我想就像讀了好的小說或是欣賞到很美的風景時,會覺得讀了真好來了真好一樣,大家一起把(那份感動)創作出來。像是,真是讓人讚嘆啊,或是「好棒喔!」這樣。我想做出像這種感覺的演唱會呢。


tetsu


巡迴啊,現階段目前還完全沒有想法呢。但因為會在相同的會場做連續幾天的演出,讓我覺得演出的內容若不稍微做點變化是不行的。

08年的抱負?08年是SOLO年對吧?(詢問一旁的經紀人)嗯…,會怎樣呢,07年做了很多發行,08年我想做點不同的事情。


yukihiro


ARENA巡迴啊…會怎麼樣呢。因為之前的地方巡迴也是邊摸索邊思考的感覺。心理上是已經做好某種程度的準備了,但我想不實際嘗試也不知道到底會怎樣,也認為這次或許也是一樣的吧。

對L'Arc~en~Ciel來說地方巡迴真的是睽違已久,像「旅行」一樣的感覺真的很強烈呢相較之下,這次或許會是能更仔細地去體會一場場演唱會的感覺吧。但是實際上,到底該用怎樣的心情去演出目前還不曉得呢。

acid android的部份,有想著有時間的話還是想來弄,所以不管製作也好live也好都想做呢。

歌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Ddeta 071215 KISS interview / hyde
interview by 高橋榮理子
translation by kome (-+-with hyde-+-)

翻譯盡量以語意正確,閱讀通順為主。
如有錯誤敬請指教。自由轉載不需詢問但請全文轉載。


...hyde...


﹍「KISS」成為一張非常POP的專輯呢。

是的呢。我自己也想著要作成這樣的感覺。但也沒有特別跟大家討論目標,因此只有在心中這樣想著而已。


﹍為何hyde san會想要作成POP的感覺呢?

我想,自己畢竟還是隨時都在尋找那對我而言所謂的新鮮事物。正因如此,我想因為至今大多意識到搖滾的部份,大概有點厭膩了吧(笑)。而自己做出不能讓人興 奮的音樂也很無聊嘛。所以,造成POP印象也或許是因為我所製作出的(全體的)四分之一的部份較為明亮吧。雖然我並不曉得其他的團員們是怎麼想的,若現在 我依舊以像之前意識著ROCK的方式去作的話,或許就不會變得像現在這樣POP的感覺吧。


﹍hyde san製作的三首歌中,不管哪首的編曲的方式都跟ROCK的方向性有些微不同呢。

沒錯呢。不管是「THE BLACK ROSE」或是「Hurry Xmas」,如果當初被ROCK給束縛住的話,「啊啊,這個點子不能用啊」我想或許會變成那樣吧。正因為沒有那份束縛,所以各種方式都能嘗試。


﹍像是「Hurry Xmas」是走強烈的爵士風。最初因為根本沒想到 (L’Arc~en~Ciel)會推出聖誕歌曲,這個動作就已經夠讓人驚訝了呢。

對吧(笑)。當初做出這首歌剛好是去年的這個時期,我想當時應該是被什麼給影響了吧。真的是整條街上都充滿聖誕氣氛,就覺得,啊,像這樣的歌曲也不錯啊。雖然說在聖誕季節外演奏會有點困難(笑)


﹍這首曲子讓人覺得拿來當音樂劇的一幕也無妨似地,編曲非常的豪華,是否以前就很想嘗試這種ROCK跟爵士的融合呢?

是的呢。雖然我當初沒意識到娛樂性會發展到這種地步,把這首歌拿到L’Arc~en~Ciel中,大家一起開會的時候,就想出這種點子了。


﹍其他歌曲,還有這首「Hurry Xmas」,這次的歌詞內容,整體上給人一種很柔軟的感覺呢。

是的。基本上還是因為歌曲本身引發出來的吧。因為若換成是沈重曲調的話,就會變成想要表達些社會性的題材的心情。但對於我自己來說,柔性的文字也很新鮮 呢。因為現在最想做的是溫柔一點的表現,所以那種歌詞才會變多吧,我想。這部份跟上次的作品的狀況差不多,最近的心情是希望大家能盡可能的以同樣的世界觀 來讀歌詞。因此我想這是比上次的作品還要更具體的部份。


包含了愛,並且因為是用「你跟我」的視點來將其描寫出來,像這樣讓人感到很親近呢。再怎麼說,打從標題開始就是「KISS」呢。

歌曲全部湊齊的時候,要將各個曲子想表達的部份用一句話來統合,不曉得為什麼就有種像是「Link」這種單字的印象呢。但另外又想表現出POP的感覺,在 我心中比起「Link」,「KISS」這個單字更有所感呢。不但聽起來有POP的感覺,而且若沒有另一人就無法成立。我想這是因為作品本身就有這種感覺 吧。


﹍這次的四個人的曲子都很均衡地收進去了呢。當然,本來hyde san在替其他團員填詞的部份就比較多,那麼在自己作曲跟別人作曲的填詞方法是否有所不同呢?

自己作曲的話,比較沒有責任感(笑)。比較會覺得自己做的曲就照自己喜歡的去做就好。但是,在寫其他團員作曲的歌詞的時候,就算自己能夠接受,但另外還有難關要過,還是會商量討論之類的,會比較認真去做(笑)。

﹍小地方也要很注意。

沒錯呢。因為像隨著換氣的地方有所不同,用字的構想也會改變,討論的時候也會問說在這邊斷句好嗎?之類的。當然,並不只有這種地方,也會問說像是對於歌曲的世界觀,或許比寫自己做曲的歌詞還要更努力吧。雖然我並不覺得這種作法絕對是最好的,但畢竟還是會變得比較慎重呢。


﹍比如說,像是遇到您自己做不出來的風格的歌曲的話,是否就會寫出意外的歌詞呢?

是的。能夠寫出平常自己不會寫的歌詞,以這種意義來說也可說是學了很多,能夠多點變化也很感謝呢。


﹍像是自己的另一個抽屜被打開來,很興奮的感覺。

倒不是,因為我並不覺得填詞是件開心的事情,並沒有什麼可以說是興奮的心情呢(笑)。雖說能夠早點將自己心中建構出來的世界觀寫出來是很快樂沒錯。但講起 來,不管作詞還是作曲,我都不覺得是非常快樂的事情喔。作曲的時候也會加入玩樂的短暫時間,比如說編曲時採用突然浮現的靈感,而那正好很適合,也會有像這 樣的情形。而像那種狀況是很快樂的,但十幾次才會來那麼一次,整體上來說就不「快樂」了。另外再附加上,基本生活不規律(笑)。所以絕對不能說是喜歡。雖 然完成的時候,的確是很令人開心。


﹍那歌曲如何呢?說到這次的作品,真的是每一首每一首歌的世界觀都非常深厚,而且,不管哪首都有相像之處呢。然而,所有的世界觀都和歌曲完美嵌合並且產生變化,讓我再次感到佩服。請問是自然而然地就能判斷出,該以何種演唱方式或歌聲來將各首歌曲表現出來的嗎?

即使是同首歌,也會有覺得好幾種演唱方式都適合這首歌的情形。另外,也會有其他團員建議說這邊用這種方式去唱會比較好的情形喔。以這次為例,比如說 「DAYBREAK’S BELL」好了,一開始的階段時就「A段用whisper(低語)的感覺來唱」的建議。如果人家沒那樣說,或許我就不會那樣唱,而因此會變成氣氛相違的歌 曲也不一定呢。但是,大部分都是由我決定,這時我都是試唱看看,然後選擇最帥的唱法


﹍雖然不管哪首歌都是hyde san這點是毋庸置疑,但相反地,又讓人感覺似乎全部都是不同人唱的。請問這個變換自如的部份,是怎麼做出來的呢?

沒有啦,說不定是因為我沒有所謂「自己」的部份吧?所以說,沒有所謂「自己」的部份,才是我。歌曲也是。並不是說一定要是「什麼」,而是擁有很多種類。雖 然我想若是以一個樂團來說,大多會有一項所謂王道的部份,但L’Arc~en~Ciel的話,稱為王道的是有好幾種呢。所以,講難聽一點就是曲子沒有統一 性,歌聲也沒有統一性。但,這也成為特別的色彩。


﹍啊啊,難怪每首歌曲的色彩都很鮮艷呢。

我想應該就是那樣吧。我想正因如此,若是全部都是類似的歌曲的話,聲色也會缺少變化吧。正因為歌曲有所不同,配合的歌聲跟演唱方式,也會一點點地改變呢。


﹍不過,能夠做到這一點來說,真的是很厲害呢。

或許吧(笑)。


﹍(笑)不、真的是那樣呢。像是「ALONE EN LA VIDA」來說,飄盪著濃厚的哀愁,讓人都要冒雞皮疙瘩了呢。

去摸索「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這首歌擁有最棒的表情呢?,最後才能做到那樣呢。


﹍那是跟所謂深入歌曲的世界,又有所不同嗎。

嗯,不一樣。是打算要把那首歌最完美的樣子表現出來。


﹍盡可能地去努力?

啊啊,或許是那樣呢。不努力的話,或許全都會變成一樣的聲色呢。就以「ALONE EN LA VIDA」來說,歌曲帶著一點女性的味道。所以,我並沒想著要用很男性化的方式去唱。像這樣,要使用自己的哪個部份會因為歌曲而產生些微的變化呢。


﹍那麼,就算做了努力,歌曲一變,那瞬間自己也會改變呢。

嗯,就是那樣。因為我啊,是會配合別人的人嘛(笑)。


--

海德先生,就算你裝乖小孩也沒糖果吃的啦!(笑死)

歌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Ddeta 071215 KISS interview / ken
interview by 加藤祐介
translation by kome (-+-with hyde-+-)


翻譯盡量以語意正確,閱讀通順為主。
如有錯誤敬請指教。自由轉載不需詢問但請全文轉載。

...ken...
(前略)

﹍就算充滿了初次嘗試的曲風跟展新的曲調,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KISS」都依舊是張充滿L’Arc~en~Ciel風格的專輯。我想這會不會是因為去年15週年演唱會中團員自己們再次確認L’Arc~en~Ciel的優點的關係呢?

啊啊。其實就算到現在也沒有特別意識要去做出所謂「像L’Arc~en~Ciel的音樂」的想法呢。但是,確實在心情上來說是有的喔。15週年演奏以前的 歌曲時,真的覺得非常快樂呢。像是非常快樂、令人感到驚訝的感覺?對我自己來說,不但得到具有正面意義的驚訝感,而且湧起了更多想要做出能讓人感到「真帥 啊~」或是「像這種曲子從來沒聽過呢!」心情的歌曲呢。因為人不都是會漸漸地對事物不再感到驚訝嗎?


﹍隨著年紀增長?(笑)

隨著年紀增長(笑)。所以感覺就像是,不管怎樣都想製造驚奇。


﹍但是,自己讓自己感到驚訝應該很難吧?

很難呢。所以說特意去做的那一瞬間就不再感到驚訝了啊。比如說以「像這樣的話應該可以讓人感到驚奇吧?」的方法下去做的話,在做DEMO跟彈吉他的瞬間就已經失去那份驚訝了呢。所以盡量去,該怎麼說呢?做出驚訝的感觸的感覺?或許可以說是將那種感觸為中心去做音樂吧。


﹍是指把腦袋放空去做的感覺嗎?

但是想要讓人感到驚訝的那部份並不是讓腦袋放空呢。所以,怎麼說呢。可以說是某個方面是放空的,但另一個方面則是裝得滿滿的很紮實吧。或許早在很久很久以前?或許是接近剛開始彈吉他時期的感覺吧。


﹍不管是樂器也好其他東西也好,在剛開始的時候總是簡單地就能感到驚訝呢。

嗯。像是「按這邊的話會發出什麼聲音呢?」「喔喔!」。或許接近那種感覺吧。


﹍完全不曾去意識到要像L’Arc~en~Ciel的感覺是吧?

那部份很不可思議呢,…雖然說是不可思議也很怪(笑)。有了hyde的歌聲、yukki的鼓聲、te chan的BASS、還有我的吉他,因為放入了各個團員的靈感所編制出來的音樂,自然地就會變成那樣吧。所以不會有「若不是這種音樂風格就不是 L’Arc~en~Ciel了吧?」的心情,而是不管怎麼做都會變成屬於L’Arc~en~Ciel的音樂。雖然實際上也並沒有考慮到那麼多。之後就是團 員四個人寫曲,而因個人能發揮出個人的風格,也就順其自然。所以說是去意識到不要表現出所謂L’Arc~en~Ciel的感覺,倒不如說當人類在彈奏樂器 或是歌唱時自然地就會表現出來吧。


﹍或許「KISS」正因為再度加強或加重了您說的「人類」的部份,才形成了非常具有L’Arc~en~Ciel風格的專輯吧。

啊!或許就是那樣呢!或許正是因為15週年時舉辦了演唱會,才能感受到團員們是以面對著現在的心情、現在的音樂來演奏,才能營造出這種風格吧。所以或許並 不僅有歌曲而已。跟以前編曲編得怎樣來比較起來,或許演奏者或是演唱者的部份更能深刻感受也不一定。不,的確感受到了(笑)!這次從來自每個團員所製作的 DEMO可以非常容易地觀察到「要把這首歌作成怎樣怎樣的風格喔!」的部份,可說是將那部份再次擴張,也可說是因為已經看得見最終結果,所以在彈奏同樣曲 段時也能體會到蘊含在內的想法。或許正因是那樣強烈的DEMO才變成讓人感受到充滿了L’Arc~en~Ciel風格的專輯吧。


﹍說不定其實四個人都是一樣的呢,模式上來說。

不表白心情就無法得知是怎樣呢(笑)。大多是之後讀雜誌才知道的,像是「耶?yukki當時是這樣啊!?」(笑)。


﹍能派上用場真是深感光榮,不過還是實際對話確認比較好吧,至少在製作專輯的模式上(笑)。

沒辦法啦,因為本來就是這種風格嘛(笑)。然後,雖然那所謂「驚奇」的單字中就已包含了在作曲、錄製DEMO的階段想要讓人感到驚訝的部份,但畢竟身為一 個演奏者,進行錄音時也還是會想讓人感到驚訝的部份,即使是直接將DEMO中的曲段彈奏出來,我想也還是能表現出當時的心情喔。而那是很舒服地去表現出 來、去感到驚訝,是非常快樂的時間呢。


﹍錄音的時候不曾感到任何壓力嗎?

嗯,都沒感到任何壓力呢。雖然我平常就不會感到那種壓力,但比平常還更要快樂呢。但即使如此也不會變得很隨便,也有適當的緊張感,列出具攻擊性的部份,並不像是要去戰鬥而是去磨練的感覺?感覺當初像是享受這種部份。


﹍「KISS」能夠被塑造成非常順耳且毫無粗糙部份的優質暢銷專輯,正是因為錄音室的空氣很直接地將包含在內的關係吧。

嗯。就像喜歡的樂團的訪談中也有人說「當初其實很粗糙呢」,有時候會覺得那樣很帥,但也有相反地時候。或許畢竟還是會有各種時期的關係吧。


﹍「KISS」的標題是hyde san取的?

是的。所有歌曲完成要全部收入專輯的時候,hyde就會歸結出單字來,然後跟團員們說「這個(單字)如何?」我想幾乎都是如此吧。然後這次也是以這種感覺 問大家「這次取做『KISS』如何?」。然後團員們雖然也都稍微有填些歌詞,但(hyde)可說是擅長寫詞的人,他所體會出的單字不是很值得信任嗎?某部 份也是因此而無條件地同意了,也覺得非常流行的單字很棒。所以就回答「好啊」。


﹍ken san對此有著什麼印象呢?

首先是覺得很可愛,也有種非常積極正面的意味。沒有人會去做負面的KISS吧?


﹍不是有分手的KISS嗎?

那是什麼,好成熟喔(笑)。


﹍不是說我自己啦(笑),像電影之類的不是經常有嗎?

因為我不太看那種電影嘛。我不看愛情片嘛。但就算是分手的KISS也是正面的吧?沒人會想著「你這傢伙最差勁了!」然後KISS吧?


﹍的確如此(笑)。

應該是「我喜歡你喔。但實在沒辦法啊…啾」吧?其實不重要(笑)。


﹍但我「SMILE」這個單字也讓人覺得可愛又帶著積極正面意味呢。

現在被問當初對「SMILE」有什麼感覺也不記得了(笑)。但或許比SMILE有更積極正面的意味吧?說是SMILE,但也有陪笑不是嗎?


﹍那是什麼,好成熟喔(笑)。

啊哈哈哈(笑)。「SMILE」的時候可能沒想到這部份吧?但仔細想就會覺得KISS或許就是那樣的東西吧。畢竟,說不定舌頭會被切掉呢?


﹍至今為此到底談過什麼樣的戀愛啊!?

開玩笑的啦(笑)。但是,雖然有陪笑,但沒有陪親吧?這樣想的話就覺得這真是個很棒的單字呢。


﹍我認為是剛才您所說的那份錄音時很快樂的氣氛,讓hyde san浮現出「KISS」這個標題呢…。

或許如此呢。真的是很棒的時光呢。


﹍這次的歌曲一首首都很獨立呢,不是嗎?感覺不管哪首都能成為單曲呢。

的確如此呢。我也強烈地感覺得到。雖然要拿什麼作成單曲的那所謂單曲的概念非常困難。但這次在DEMO製作好,聽了各首歌的時候就覺得不管哪首都很棒,不管哪首歌都能作成單曲呢。


﹍沒有過「像這樣的12首歌最終真能收入一張專輯嗎!?」的不安嗎?

沒有呢。就像好像剛才曾經說過的一樣,來自團員們的演奏或聲音或文字等等,這部份是不管哪首歌都是一樣的不是嗎?我想這部份是最強烈的吧。然後各首曲子的 方向也各有不同,或許在類型上是分散不一的,但以別種意義上來說都是朝著同個方向前進的喔,我想。因為這樣所以一點都不需要擔心呢。完全沒有排在一起時會不會變得鬆散的不安呢。雖然這部份是從以前就是這樣的。

歌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Ddeta 071215 KISS interview / tetsu
interview by 武市尚子
translation by kome (-+-with hyde-+-)

翻譯盡量以語意正確,閱讀通順為主。
如有錯誤敬請指教。自由轉載不需詢問但請全文轉載。

...tetsu...
(前略)

﹍麻煩您了,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你跟誰有點像呢,雖然我想不起來。啊!像L’Arc~en~Ciel最早的經紀人!


﹍我嗎?(笑)以前也曾經做過訪問呢(笑)。

什麼?真的嗎?啊、不過,我沒忘記喔!(笑)


﹍這部份也寫下來可以嗎?(笑)

可以唷(笑)。我想這樣正好能表現出我的特色 (笑)。其實我都不記得了呢,不管是人的名字還是長相,就連自己做過的事情也都不記得。偶而也會有想說「這張照片是什麼時候拍的啊?」的時候呢。還有哪年哪月在哪邊辦過演唱會也不記得。但,現在是真的不記得呢(笑)。


﹍今年的HALL巡迴的時候,好像也有即使曾在這邊辦過演唱會,但卻完全想不起來的狀況呢?

不過不是只有我其他團員也這樣喔。因為在鹿兒島的飯店,好像是yukki在拉開窗簾時,說了「嗚哇~好棒喔,是櫻島呢,第一次看到!」之類的話(笑)。而且聽說那邊還是跟之前住的是同一間飯店呢(笑)。


﹍啊哈哈哈。還聽說這次在富士急的演唱會MC時ken san說在舞台後方弄了B.B.Q呢。

ken chan在MC講了那類事的話,不是很容易讓人以為全部團員都有參加嗎。


﹍我是那樣認為的(笑)。

對吧。雖然因為害怕當天到富士急移動會遇上塞車所以前一天就先到了,但前一天先到的時間點也是各自分散開來的呢。所以團員中也有人前天包下了結束營業之後的鬼屋。


﹍什麼!?是tetsu san嗎?

那不是我。那時候我人還在東京去參加了麻布十番祭典(笑)。雖然我對鬼屋也很有興趣,但我還是沒去鬼屋,也沒有烤肉。
(註:2007麻布十番祭典:據te飯說te chan好像每年都會去呢http://www.azabujuban.or.jp/event/nouryo_2007_nittei.html)


﹍這次巡迴之中是否有寫詞或作曲之類的呢?

沒有,這次並沒有那類的狀況,以我自身來說這次巡迴中完全沒有做曲呢。因為這次的工作表是06年11月在東京巨蛋舉行的15週年演唱會之後作曲、年初錄音的感覺。


﹍在那期間,tetsu san也進行了SOLO活動對吧?

「Can’t stop believing」是因突然有廠商企劃才臨時定案,而那邊的作業結束後就開始製作L’Arc~en~Ciel用的歌曲,因此跟其他團員比起來最晚進入 L’Arc~en~Ciel用曲作業的我想應該是我吧。最後我交出了多少歌曲啊?大概是7首吧。雖然曲數很多但收入這次專輯的並沒那麼多。


聽說「海邊」是在「SMILE」的時候做好的歌曲,在選曲會拿出做好的庫存曲時,是否會顧及時機呢?

…是也有那樣的情形,但也有再次提出的狀況呢。關於「海邊」,在「SMILE」跟「AWAKE」交曲子時都有提出但沒被選上。我也不知道為何這次會被選上呢。該說是命中注定之類的吧。


﹍我覺得這次的專輯中像那樣「命運性」的部份被深刻地唱了出來,您相信命運嗎?

我覺得人生或是世間所有事情都是命運。命運跟宿命。


﹍原來如此。所以才讓人感到「就是現在才能孕育出來的命運的一張(專輯)」這種命中注定的興奮感呢。

嘛、這可以說是以那種(命運性的)心情做出來的嗎,因為單曲就是順著那種方式製作發行,自然專輯也會如此表現出來,而那所謂命運的部份…


﹍就是指以那種方式所製作出來。

(笑)。07年年初交出歌曲累積到某個程度的曲數時,有過討論到完成這張專輯之前要以怎樣的流程來發行單曲,依照順序,首先想讓人眼光為之一亮,表現出再 次動起來的氣勢的曲風,所以選了「SENENTH HEANEN」為第一首,之後做出當可說是讓人感到安心,也可說是L’Arc~en~Ciel的王道曲風的「MY HEART DRAWS A DREAM」時,hyde提出不管怎樣都想在聖誕節前發行「Hurry Xmas」的期望,那麼專輯發行前的單曲是「Hurry Xmas」,如此決定了單曲發行的順序。「DAYBREAK’S~」則是在決定了剛才說的流程之後,有幸得到「機動戰士剛彈OO」的合作企劃,於是再追加 進流程的感覺。雖然我們(L’Arc~en~Ciel)存在著跟剛彈不太一樣的印象,但從導演那邊得知這次剛彈是以沈重的戰爭為主題,陰暗一點的曲風比較 適合因而選了我們的「DAYBREAK’~」,至於「DAYBREAK’~」,當初我們並沒有要選這首歌為單曲發行呢。


﹍若是以「DAYBREAK’S~」作為L’Arc~en~Ciel睽違一年九個月的單曲來發行的話,或許聽眾們會以此猜想吧。

我想就會變成那樣呢。我想若說是隔了一年發行的L’Arc~en~Ciel的新曲,然後突然拋出「DAYBREAK’S~」的話,大概會給人”好陰暗喔、 好沈重喔”之類,讓人覺得好像哪邊不對勁呢?的印象吧,因為是在「MY HEART~」後發行,而專輯發行前也早就決定要推出「Hurry~」,所以我想在那之間發行像「DAYBREAK’S~」這樣的曲子是沒有問題的。在決 定要收入專輯的曲子時,也不僅止四人的意見而是邊請教了很多人,像是紮實程度如何拿捏,每種都聽看看,我想正因為是從曲順到曲間停頓都仔細地聽過才完成 的,理所當然呈現出來的順序也很棒。


﹍這次的專輯之中是否有哪首歌讓人感覺到冒險性呢?

「Pretty Girl」的曲子我想或許不會讓人感到冒險性,畢竟說是王道的話也的確是王道嘛,我想並不是未曾出現過的類型。但是,在看到這首歌的歌詞時,我有想說「真的假的!?」(笑)。想說hyde你敢唱嗎?(笑)


﹍歌詞提到「全都是…」呢(笑)(註解,這部份講到歌詞中出現過的接尾語,沒有意思只有語氣,翻不出來orz)。這次為何會想要替自己作曲的「沙時計」作詞呢?

也不是,我其實並沒有想到要自己來作詞呢。是被hyde問到,要寫哪首歌的歌詞?而我還記得以前hyde寫的「海邊」的歌詞草稿…雖然hyde把那個資 料弄丟了這次又重新再寫了一次(笑)。我想說既然曾經寫過一次的話那應該(「海邊」的歌詞)比較好寫,那麼我就寫(「沙時計」)這首歌好了。


﹍原來如此呢。歌詞中的「為了守護重要的人就得傷害到其他人」讓我想了很多。您是否認為活著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種原罪呢。

嗯,我真的是那樣認為呢。就像我也認為終極的環境保護就是人類全部消失


﹍那麼「THE BLACK ROSE」呢?在這次專輯中算是一首heavy的歌呢。

雖然也有heavy的部份,但其實是非常POP呢。從這次的錄音開始正式地切換到使用五弦BASS了呢。以前的專輯中雖然有幾首歌用過五弦BASS,但全 部的歌曲都用五弦BASS還是第一次呢。這首歌的開頭是以low的B的音開始,替這首歌營造出只有五弦BASS才表現得出的氣氛。


﹍而且歌曲開頭的音樂給人的印象最為強烈呢。12月開始以這張專輯為主題的巡迴也將開跑,08年也很值得期待呢。

不、可以不用期待(笑)。


﹍為什麼(笑)!?

沒有,就不用期待啦(笑)。


﹍好像會沒完沒了(笑),我會期待下去的!謝謝您接受採訪。

謝謝。

歌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Ddeta 071215 KISS interview / yukihiro
interview by 兼田達矢
translation by kome (-+-with hyde-+-)
翻譯與註釋感謝雪櫻 san的幫忙m(_ _)m


翻譯盡量以語意正確,閱讀通順為主。
如有錯誤敬請指教。自由轉載不需詢問但請全文轉載

...yukihiro...
(前略)

﹍HALL巡迴是在錄音作業期間開始的嗎?

是怎樣呢…。是全部錄完才開始巡迴的吧?不對、當時還沒錄完呢。因為巡迴終日的隔天還做了混音呢。


﹍這麼說來,需要做錄音跟演唱會的模式轉換吧?

是那樣沒錯,但我並不太會去好好地做切換(笑)混音也幾乎都是交給人家弄呢。再說,我覺得之前的作業都有確實地去執行了。


﹍作業的順序來說是從哪首歌開始呢?

鼓的錄音部份,是從「MY HEART DRAWS A DREAM」開始的。


﹍作業的順序是否有什麼因素呢?

錄音室有貼了一張「錄好的話就在這邊畫○」的表呢。因為當時寫在最上面的是「MY HEART~」就先錄了(笑)。


﹍(笑)所以就很直接地依照那張表,是這樣嗎?

被問到要從哪首開始,我就說「那、就從上面開始吧」這樣。


﹍像那種狀況下,會去考慮說哪首歌比較好錄之類的問題嗎?

這個嘛。不過,也是要建立在前製作業有確實地完成的大前提上啦。


﹍「SEVENTH HEAVEN」跟「spiral」是由「Beat Programming and Sound Design」製作,然後yukihiro san的名字也寫在裡面呢。

那是指說由我做出各種節奏和音效的意思。


﹍這部份的製作是以什麼樣的感覺進行的呢?

有時候是大家一起討論決定好要作成哪種風格,或者是有靈感的人先做,然後再問說「這種合成音如何?」,或是也有「你覺得這部份的小鼓的音色如何?」之類的情形。


﹍特別是小鼓的音色製作方式新舊代換很快,變化明顯,對於這部份意識程度是如何掌握呢?

我的話,並不是很喜歡小鼓的音色太過華麗。基本上,鼓的音色還是比較喜歡dead一點的…。而且我很討厭整體音樂之中鼓聲特別搶眼。所以,聽起來像是小鼓重音落在第二拍或第四拍來鋪陳歌曲進行的那種,我並不是很喜歡呢。


﹍這一點是並非僅限於L’Arc~en~Ciel,對於製作所有歌曲都注意到嗎。

是的。我覺得若是小鼓的聲音過大或是搶眼的話,就會有讓整首歌的行進停滯的感覺。


﹍這樣看來,比如說類似這次的「THE BLACK ROSE」,L’Arc~en~Ciel有很多歌曲的開頭都很有趣,所以應該很難掌控吧?

對啊。


﹍「THE BLACK ROSE」的架構在DEMO的時候是什麼樣的開頭呢?

嗯。我想這次的歌曲的印象跟當初的DEMO並沒有很大的改變呢。


﹍如此一來,四個人分別製作出來的DEMO的最初印象對於完成的專輯有很大的影響囉?

或許是那樣吧。


﹍擁有各自特色的四位作曲者一起演出的確是L’Arc~en~Ciel的一大魅力,請問yukihiro san對於其他三位作曲者的曲風有什麼感覺?

我覺得hyde君或是tetsu君的話,可以說是比起作曲,編曲更能感受到其特色吧,不管是歌曲的構成或是嵌入無聲(break)的方式,帶出歌曲的方式都很有自己的特色。ken chan的曲子則是很容易理解呢。也因為DEMO階段就做得很完整,很容易抓到感覺。


﹍那麼yukihiro san自己呢?

我的歌曲大概一開始根本不曉得想要作成怎樣吧(笑)。


﹍比如說「spiral」吧,自己心中是否已經建立起完整的風格了呢?

預想的風格是BLOCK PARTY(註)。不過,不管是BLOCK PARTY也好、或者是Gang of Four(註)、Pop Group(註)也好,都有類似的感覺,而我想那部份大概可以說是,我跟其他三人在考慮各自(作曲的)背景時所相異的地方吧。
(註:皆為英國的post-punk世代樂團)


﹍像這樣、是否在L’Arc~en~Ciel的音樂中有意識到要加入性質上的差異呢?

倒也不至於如此。比如說像「SEVENTH HEAVEN」這樣的曲子我是做不出來的,而ken chan的曲子也是、tetsu君做的曲子也是,我想我是做不出來的。所以,也就是說,若是以我自己的風格去做的話,就可能會變成類似Gang of Four風格的曲子。


﹍那麼像這樣去理解對方的音樂的背景,是不是「不需語言也能理解」的部份也增加了呢?

或許那部份也有呢。但是,hyde君的曲子有種不可思議的氣氛,所以不聽是不能理解的(笑)。像是「這是怎樣的感覺呢?」。比如說「SEVENTH~」的話,嗯,基本是打四拍節奏吧,抓得到大致的感覺,但又會想說是不是要多加點什麼呢。


﹍靈光一現的想法外是否又要再加上些什麼的意思嗎?

我想大部分的情況,倒不如說是最先浮現出來的就是節奏上的印象吧。比如說「SEVENTH~」的話雖然能想到用四拍節奏的方式去詮釋,但真的這樣就能成立 嗎?之類的。而爵士風的「Hurry~」也一樣,會想說節奏全都一樣真的沒關係嗎。因此,在編曲過程時,雖然途中也會試著加上其他打鼓的方式,但果然還是 覺得不太對勁,於是試著用同種形式貫穿全曲,到大功告成時才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啊」。


﹍這部份是指由主唱寫曲的時候嗎?

或許如此吧。換做是我的話,我想我絕對會去玩很多種節奏形式吧。但是,節奏變了的話整首歌的感覺也會不一樣,該說是並沒有想要去追求那種戲劇性的變化吧。節奏表現出大致的氣氛後,我想接著就看是要以歌聲為主軸展開,或是歌聲順著節奏去做變化之類的感覺吧。


﹍以這種觀點,你認為在作曲或是思考構成的方式時,是否有受到其他三人影響的部份呢?

先從旋律開始作曲這點,應該可以說是一個影響吧。不過我是想以這種方式似乎比較容易作曲才那樣做的。再說,在L’Arc~en~Ciel以外的活動,我是很少從旋律開始作曲的。


﹍直到製作出整首歌以前,速度感是漸漸加速的感覺嗎?

那部份畢竟還是因曲而異,我自己則是只想著重點是要正確地去表達作曲者的印象而已呢。


﹍採取要表現出作曲者的印象的姿勢是一直不曾改變的嗎?

那或許是因為,歌曲的製作方式本來就是那種感覺的關係吧。也就是說,L’Arc~en~Ciel的話大部分是大家製作出DEMO時歌曲的感覺就已大致完 成,自然而然就會採取那種姿勢,但比如說以前參加的樂團則是進入錄音室邊錄音邊製作的情形比較多,所以若這樣解釋的話,說是有所改變也的確是有所改變呢。


﹍也就是說,將本來就很明確的印象再更明確地去發揮囉?

是的。雖然也有過打破原本印象而製作出不錯的東西的時候,但最初還是明確地去製作出作曲者的印象呢。


﹍標題名為「KISS」,因此想請教一下第一次聽到時,有何感想呢?

嚇了一跳呢(笑)。因為是我不曾想像出的單字呢。


﹍專輯發行也已經隔了兩年半呢。

被人家說隔了兩年半,才有「這樣啊」的感覺呢。不過,完成了這張專輯,的確感覺到上一張專輯已是好久以前了呢。

歌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有點猶豫標題要下什麼。
我明白還有許多人在療傷,不過我想,透過這篇,或許能讓大家更了解彩名妹妹一些,更支持陛下的決定一些。
不過說真的還無法接受的建議別往下看~(汗)因為這篇真的很閃OTZ 只要看這頁的重點(?)就好。


*她在陛下求婚的時候很猶豫的想:「這樣的我真的可以嗎?」

*想對L'Arc的歌迷們說:

「或許我讓各位感到不安,不過今後我會努力支持tetsu,也請各位溫暖的守護我們。」


無法接受粉紅閃光者請盡速按上一頁離開,謝謝。

 

 

 




酒井彩名、結婚決めたプロポーズの言葉は「君は、俺にしか守れない!」

讓酒井彩名決定結婚的求婚台詞是「只有我能守護妳!」

http://beauty.oricon.co.jp/news/49891/full/

⊕轉載隨意,加註譯者出處即可。
⊕翻譯 by 歌月 ⊕協力 by Clover 
⊕綻 蕊 http://yuei222.pixnet.net/blog


人気ロックバンド・ L'Arc~en~Cielのベーシストでリーダーのtetsuと結婚することが報道されたモデルで女優の酒井彩名が21日(水)、都内で結婚発表会見を 行った。入籍は年内に行い、挙式は親族のみで来年を予定。今後も、仕事は続けるという。酒井の左手には、2.22カラットのハート型のダイヤが付けられた 2000万円相当のハリー・ウィンストンの婚約指輪と、tetsuと同じ結婚指輪。2日前から緊張のあまり胃痛に悩まされた彼女は、tetsuが今年5月 に「うーちゃん(酒井のあだ名)は、俺しか守れない。俺が守らなきゃ!」と殺し文句を連発、見事KOされたことを明かした。

人氣搖滾 樂團L'Arc~en~Ciel的貝斯手兼團長tstsu和傳出結婚消息的模特兒演員酒井彩名,21日(週三)在東京都內舉行了了結婚記者會,表示會在今 年內辦好入籍手續,預定明年將邀請親屬舉行婚禮。今後將繼續演藝事業。酒井的左手上戴著和tetsu同款的HARRY WINSTON (註1)2.22克拉心型鑽戒,價值兩千萬元。兩天前就為了緊張到胃痛而煩惱的她,在今年五月在tetsu「u-chan(酒井的小名)只有我能守護。我一 定會守護妳!」連番甜言蜜語下點頭了。

2人は、昨年9月に知人の紹介で知り合い、その後今年5月にtetsuから告白され、交際と同居 をスタート。夏前には双方の両親に挨拶を済ませ、8月末にはラルクの楽曲「瞳の住人」をBGMに、ドライブデート。偶然、目の前にフランス語である同バン ド名の日本語訳でもあるきれいな“虹”が現れ、tetsuが「結婚してください」と猛アタック。「あたしでいいの?」と戸惑う彼女をよそに、9月には婚約 指輪を渡され結婚を決意。「いつまでも仲のよい、何でも話せる仲にしたい。理想は、高橋ジョージ夫妻ですね」。また、ラルクファンには「私だと不安かもし れませんが、支えていきますので温かく見守って頂ければと思います」と頭を下げた。

兩人是在去年九月經由熟人介紹認識的,然後在今年五月tetsu告白,開始交往並同居。夏天前已經向雙方家長報告,八月底在L'Arc的曲子「瞳の住人」為背景音樂的開車兜風時,眼前突然出現了和法文團名相同意思的美麗彩虹,就在此時tetsu突然發出「請和我結婚」的猛烈攻勢。「這樣的我可以嗎?」這樣猶豫不已的她,在九月收到了訂婚戒指並決定結婚。 「我希望我們的感情永遠都很好,一直保持『什麼都能說』這樣的關係。理想是像高橋ジョージ(註2)夫婦那樣。」另外也想對L'Arc的歌迷們說:「或許我讓各位感到不安,不過今後我會努力支持tetsu,也請各位溫暖的守護我們。」說著說著頭低了下來。

 お互い「うーちゃん」「てっちゃ ん」と呼び合う2人。「早い時期に子供は欲しい」と話した上で「最初は女の子が欲しいと彼が言ってるので」と2人以上を希望。また、レコーディングで同席 できなかったtetsuとの初々しい2ショット写真を公開した酒井は「後でダメだしされそうだけど、まず彼に上手く話せたとスグに電話で報告したい」とコ メント。

兩人互相以「「u-chan」和「te-chan」稱呼對方。她表示「希望結婚初期能有孩子」、「他說希望能先有女兒」,並且希望能生兩個孩子以上。另外,公布了和因為錄音工作無法出席的tetsu合照的酒井表示「雖然等會還不能離開,但想馬上打電話好好的向他報告。」

 最後に「浮気ですか? 心配ですが、私はカンが鋭いし、彼も顔に出やすいので、ないと思います!」と幸せいっぱいの表情で締めくくった。

「外遇嗎?不是沒擔心過,但我的感覺很敏銳,他又是容易形於色的人,所以我想是沒有這回事的!」最後以幸福的表情作為記者會的結尾。



(註1)HARRY WINSTON官網 http://www.nshcgj.jp/brands/harry/products/brand-top.htm

(註2)高橋ジョージ:夫人是三船敏郎的演員女兒三船美佳。當時40歲和16歲的24歲老少配婚姻成為話題。

影片:http://headlines.yahoo.co.jp/video_gallery/showbizzy_interview/g071247.html

--

彩名妹妹很可愛,收到婚戒的時候還很驚訝的問「這是真品嗎?」XDD
其實我還滿推薦大家去看的,看了真的覺得她是個很率真的孩子呢。
有錯請鞭。最近不知道在熱血什麼卯起來搞翻譯,明明就只是日文初心者而已OTZ
我對陛下結婚這件事冷靜的程度也讓我很懷疑是不是愛不夠,哈。

歌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6358.JPG



人気ロックバンドの「ラルク アン シエル」が、20日から東京・渋谷109MEN’Sの壁面広告に登場し、メンバー4人同士の熱いキスを披露する。

  縦18メートル、横4メートルの巨大な垂れ幕広告で、タレント・酒井彩名(22)と結婚することが明らかになったばかりのベース・tetsuが、ボーカ ル・hydeとソフトにチュ~。ギターのkenは悩ましげに舌を出し、ドラムのyukihiroに絡みつく。入り口前の縦8メートル、横5メートルのキス 広告下部には、等身大のメンバーも写され、横に並べば5人目のラルクになれる。

 渋谷のド真ん中での大胆なキスは、21日発売の新アルバム「KISS」のプロモーション。「109」でスタイルをマネをしたい有名人のアンケートでラルクが1位に選ばれ、コラボが実現。12月22日(さいたまスーパーアリーナ)からは全国ツアー(全14公演)を行う。

(2007年11月20日06時00分  スポーツ報知)
http://hochi.yomiuri.co.jp/entertainment/news/20071120-OHT1T00033.htm

--

噢我要壞掉了~\囧/ 

雖然這是張合成照可是也太敢玩OTZ
不要說腐女小花滿天飛,就連我這向來堅持正常向的孩子都被擊中了~囧
雖然是兩個已婚熟男可是那張圖連我都想贊同元配夫人說啊啊啊>///////////<
知道陛下結婚太傷大家心所以事先準備好慰撫金(?)嗎!

還有Lilu桑的超強搞笑版,那個指證犯人害我笑到不行XDDDDD
本來放了桌面可是很怕被看到~(汗)

歌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