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PATi PATi 09' 9月號
※自由轉載ok,但請勿刪掉原出處及翻譯。(附上連結會非常感謝您)。

interview by 伊藤亞希
trnslation by kome (-+-with hyde-+-)



【HYDE】
—首先請教一下結束了長達一個月的USA TOUR後回顧起來的感想。
結束後的回顧…沒有像想像中那樣艱辛呢。去了之後,發現有fans在等我們,staff也替我們打點好很多事情。以這種意義來看,我覺得VAMPS真的是很幸運呢。

—9月30日發售的新單曲「SWEET DREAMS」的PV好像是以USA TOUR的影像為中心呢。
不過並不是只有拍美國而已喔。是想說把日本跟美國的合在一起,把TOUR中不錯的影片放進去。因為美國的拍了比較多種影片,以結果來看就變成是以美國的影像為中心了。

「SWEET DREAMS」這首歌做好的時候,就覺得用LIVE或TOUR中的影像做PV應該會很不錯。想說既然歌詞也是那樣的內容,那PV也弄實際(的畫面)應該會很棒。於是就用剪輯單曲來實現了。

—USA TOUR之後不容稍待,緊接著就是台灣。印象如何呢?
其 實啊,接到台灣來的「請來表演」的依賴時USA TOUR早就已經決定,因為就在(決定)之後,當下有點猶豫呢。這樣……說真的,有想說接連著到海外演出,到底好不好呢。但行程上來說沒有問題,抱著就去 看看吧的心情而去的,也覺得有去真好呢。之前就知道台灣有很多死忠的fans,但即使這樣……啊啊,真的是等我們很久呢,很強烈的感受得到呢。光只是體會 到那份(大家等我們很久了的)感受都覺得去了很值得。

台灣的時候是在戶外舉行了兩天,不管哪天,天氣都非常酷喔。兩天的白天都下大雨,但在LIVE的時候雨就停了。正式演出前,從雲隙間看見晴空,忍不住想說「我們贏啦」(笑)。

—戶外演出的天氣真的只能靠運氣呢,我覺得您們是在那方面很強運的藝人呢。看到台灣的天氣就想著「VAMPS原來就是這樣的藝人啊」。
(笑)我並不會那樣想呢。應該說,本來就不會把那(受天氣保佑)當作是自己的實力,真的,單純的只是覺得放晴了真是太好了這樣(笑),不過,看到夕陽的一瞬間有想說「VAMPS,真是太帥了」。

—接著是日本。請教關於在大阪USJ舉行完戶外LIVE初日後的感想。
這 個啊……初日總是要把規定事項毫無差錯地去實行(的日子),光那樣就很操的了(笑)。但因為有冷靜地演奏出來,覺得還不錯。差不多到了第二天,熟了之後也 更順利了,還能圖點悠閒,漸漸去看得到更多東西。但所謂的初日,就連慌慌張張的部份也覺得很開心不是嗎。像團員演奏錯誤,重新演奏,我覺得都是初日才會有 的(笑)。有突發狀況的初日,整體說來也有其箇中樂趣呢。但是啊,我個人是屬於進入狀況後才覺得LIVE好玩的類型,所以大概接下來會變得更有趣吧。

【K.A.Z】
—請教關於結束USA TOUR後的感想。
以VAMPS來說是第一次的USA TOUR,當初覺得有點像一開始的自我介紹,但漸漸地感受得到好像掌握到什麼要素的感覺。

—所謂「掌握到什麼」的感覺,現在要說明還是挺困難的嗎?
嗯。或許接下來繼續活動時會浮現出來吧。

—原來如此。至今為止,掌握到訣竅的時候,是以怎樣的狀態表現出來的呢?
嗯—,或許沒特別意識過吧(笑)。

—這樣啊(笑)。
怎 麼說呢,雖不僅限於這次USA TOUR,做音樂或錄音或LIVE等等,持續這些所謂的音樂活動時,總是會想著要保持某種程度的自然狀態呢。USA TOUR的時候雖有想說好像掌握到些什麼,但因為若特別去在意的話,就會產生變成偏向USA的危險性。會想說盡量維持沒有那種意識。

(譯註:不去在意的話,不管在美國或是在日本都能做出一樣的表演而無偏頗,但汰去在意的話在美國的演出就容易變成美國版的特別演出)

—原來如此。那麼,是否有容易感受到的抓到訣竅的樂趣呢?
嗯。那倒是有(笑)。會覺得「很開心」,也覺得很充實。團員們都演奏得很開心,而聆聽的觀眾也很熱衷,很開心地回應。像那種反應在美國也能看見,真的很高興呢。

—接著是關於台灣LIVE的感想。
台灣也很開心。是初次造訪的地方,對VAMPS來說戶外也是第一次呢。USA LIVE的時候也有同樣的感覺,有人在等著VAMPS,然後能到那個地方去開LIVE,真的是很開心呢。在美國能感受得到,在台灣也感受到了。這份感觸真的很大呢。

—台灣演出的兩天中,兩天的中午都下了雨,特別是第二天的大雨是讓排練幾乎無法進行的狀態,但LIVE時天氣順利放晴了呢。
嗯,那時候LIVE能順利進行真的是太好了!因為有期盼已久的台灣觀眾,我覺得一定要辦才行。就算天氣是無策可對,但我們或觀眾都在燃燒不完全的狀態結束的話,真的是很糟糕呢。

—幾乎無法排練的狀況下正式演出,沒問題嗎?
那 根本不是問題。雖說能排練當然是最好的,但不排就不排,直接正式來也別有一番樂趣。在很多地方辦過,也有過很多突發狀況跟問題,雖說沒發生的話是再好不 過,但把那些一一挑出來……當成評價LIVE好壞的理由的話,那說起來很多地方都沒辦法辦LIVE了。發生狀況是在所難免,如何去對應才是更重要的。應該 要想在當下的環境或條件中,要如何去保持自己最好的演出水準。

—請教關於大阪初日結束後的感想。
首先是戶外場真的很舒服呢。溼氣不嚴重的話啦(笑)。台灣的溼氣也很驚人,但日本也不差呢。另外就是LIVE是從傍晚開始,舞台也很大,需要跟以前不一樣的體力呢(笑)。還有以吉他來說,因為戶外的溼氣高,調音也比平常更容易跑掉……但還是會想要讓觀眾聽到好音樂呢。

【說到「夏天過完了」會想到什麼呢】
HYDE
—夏天過完了,會想到什麼呢?
嗯—,堆著沒做的作業,暮蟬的鳴叫聲吧。

—暑假作業是屬於留到最後的人嗎?
留到最後,然後沒寫。我是沒寫然後被罵,到最後還是沒寫這樣(笑)。暑假做後一天要做全部根本不可能嘛。所以稍微寫一點,但算術題那些絕對寫不出來就沒做。沒拼死拼活的寫,還滿聰明的吧(笑)。

K.A.Z
—夏天過完了,會想到什麼呢?
線香煙火。線香煙火燒完的瞬間。那麼華麗但最後卻很寒酸。燒完會覺得有點寂寞呢,有種就這樣啊~的感覺。

—小時候玩過煙火?
玩過玩過。整套賣的那種,另外還有不曉得算不算煙火的,火箭筒煙火。名稱有煙火那應該就是煙火吧(笑)。我爸爸曾經從房間的窗戶對著外面發射呢(笑)。

 

--

沒買到這本本來有點怨念,不過後來買了MV13、會刊Vol.2也有台灣場的訪談,再來看這篇就覺得還好XD"
不過最後一題……某人請不要教壞小孩好嗎XDDDDDDDDDDD
等等來寫MV13~

雨下好大喔Orz|||

創作者介紹

綻 蕊

歌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