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帕華洛帝走了。
公主依舊徹夜未眠,然而「被上帝親吻過的聲音」已永遠沉睡。
願安眠。





然後友人某笑在日記和MSN上很激動的吶喊著「LUNA SEA那五個老頭真的要回來開演唱會了!」。




兩條原本沒有交會的線突然帶給我一個無限感慨的交叉點:短暫回復的、永遠逝去的……再也無法擁有的。




突然覺得自己很幸運。拉團四個老頭唱了十六年也已經準備唱到第十七年,雖然趕不及參與最初的十五載歲月,至少我在他們出道的22歲認識了L'Arc,還有機會親眼看陛下丟香蕉、ken醬飆吉他、yukki暴走、hyde拿麥克風。


希望這道彩虹繼續掛在搖滾天邊,躍動的音符永遠鮮豔。










哎,有時候明明就很累,可就是很想寫些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歌月 的頭像
歌月

綻 蕊

歌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